千疮百孔的人生 成就了她的才华

2015-07-17 15:06 来源:
调整字体

  (长江网汕大i记者 林晓红)一个人的文学生产,除了耗尽时间精力外,或许是靠生活的折磨来换取的。

  命运多舛的她,从不以为生命中有东西可以挫败她。有过沧桑的人生与心灵,得到回报的努力与奋斗,让她坦然而坚韧地应对一切的际遇,将情感倾注在文字间,怀揣着对生命的感念,用一篇篇的文章堆砌和观照她的人生。她,便是台湾文坛实力派作家,季季。

图为季季与汕大书展报道团记者合影

  不走寻常路

  兴许有些东西真是与生俱来的,出身台湾云林农村家庭的季季,初中时期就开始执笔写作,高中时在虎尾女中即写校园通讯,文笔活泼大胆,因批评学校受到教官教训。她对校内外发生的人事有深刻的体会,心理敏锐。1963毕业后拒绝联考广受瞩目的她,选择只身北上,1964年三月开始专业写作,获小说组比赛冠军,后成为皇冠旗下作家。

  虽仅二十出头,但季季在小说中却展现出超乎年龄的深刻,用她敏锐的洞察力和流畅的文字,细腻而质朴地刻画和还原小说的场景;用感官、气味反应当时社会现况,忠实客观地呈现时代病症,将选择权交给读者。

  经历婚变挫折后,她承担着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重担,这也让她对人生有更加深刻的理解。曾目睹外省老人在台湾孤独生活后死亡的季季,在1970年写下《异乡之死》。小说弥漫着漂泊、死亡的气息。在1976年的《拾玉镯》中季季用外祖母捡骨的故事,对台湾社会的阴暗面进行无情的针砭,嘲讽台湾社会变迁中道德的失落与自私卑鄙的人性。

  在思想仍受到较大限制的社会背景下,季季却用力挣脱时代的枷锁,为女性发声。她坚持从女性的角度出发,以温和、迂回的方式,向世人展现台湾女性的生存境遇,传达了自己对女性的悲悯情怀。小说集《涩果》描述了台湾未婚妈妈的不幸故事,思考女性的婚恋问题与苦难命运,希望能唤起社会对女性群体的重视,还给女性自我选择的权利,而不是生活在男性的隐形下。

  千疮百孔的人生

  天降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命运似乎与季季开了个玩笑,1964年与大她十七岁的政治犯杨蔚结婚后,开启了她噩梦般的下半辈子。

  杨蔚在婚后染上恶习,沉迷赌博,让季季必须一肩挑起家计,再也无法专注于创作。受到婚姻与家庭的拖累,加上只凭写作已无法负担生计,在坚持专业创作14年之后,季季被迫放弃梦想,中断了专业写作之路,转身踏入媒体工作。

  婚姻的不幸几乎瓦解了她的生活,但女儿和母亲的双重身份成为了她最强有力的精神支柱。父亲为杨蔚一再偿还赌债,前后还清的债务够买五套房子,帮季季度过了莫大的难关。为母则强,孩子是季季心头最大的牵挂,为避免不幸延续在孩子身上,也为生存,季季最后选择结束这段令她窒息的婚姻。2004年杨蔚病逝异邦,季季虽然伤心,却也感到“生命中最大的阴影消失了”。

  在2004年退休前夕,季季慢慢退出新闻圈,重新回到写作的轨道上,与其他作家一起接过《中国时报》人间副刊“三少四壮”专栏,并发表《写给你的故事》、《行走的树—向伤痕告别》等书。

  饱受婚姻煎熬的季季,也是一位台湾政治迫害的受害者。2006年发表的《行走的树》,是一本记录1960年台北文坛风景、伤痕的书,书中讲述了季季在情感与婚姻之路上,深深伤害过她的人,以及深深撞击过她的事件,让人震撼。

  “每一个人都是一棵树,每一棵树都在行走。行走的树环抱年轮,行走的人直视人生”,这是《行走的树》的引言,也是季季生命态度的写照。

  台湾著名作家、出版家隐地先生曾评价道:“季季是海洋中一块永不屈服的岩石,惊涛拍浪,使得她更加傲岸。”她用坚强与毅力给生命中的苦难一再给予回击,重提旧事,记录的是历史,明悉的是人性。每个人都是人生的棋子,在世事中兜兜转转,纵使无奈,仍需前行。 

    详情可登陆香港书展的官网 http://media.stu.edu.cn/hkbookfair/,或关注微信:汕头大学新闻学院
 
责编:张梦

声明:

1、i新闻为长江网原创栏目,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2、本栏目所有内容为网友提供,如涉及单位、团体或个人对内容有异议可向长江网提出,联系电话027-85778997。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