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流行曲作词人的香港记忆

2015-07-20 10:43 来源:
调整字体

  (长江网汕大i记者 刘紫瑜 奚丹芸)所谓词情达意,在不同的时代的兴起的粤语流行歌寄托了当代词人对社会发展的思考,自五十年代以来也见证了半世纪以来香港的变迁。一段词,藏着一段当年情,不同时代流行的粤语歌曲背后都隐藏一段值得留恋的香港记忆。

  五六十年代:花前月下诉离情

  香港粤语流行曲诞生于五十年代初,但在当时,粤语流行曲处于一个被歧视的年代。虽然六十年代开始在工人阶级间非常流行陈宝珠等人的粤语歌,人们仍认为粤语歌难登大雅之堂,连香港人本身都看不起粤语流行曲。

  六十年代中期,在香港出生的人口首次超过半数;随着1967年香港的暴动等社会事件的发生,"公民身份"、"社会"等观念首次提出,香港社会开始了历史性的转变,放宽的社会环境为粤语流行曲踏入七十年代辉煌时代创造条件。当时的香港也开始流行中国风的广东歌,如《分飞燕》:

  分飞万里 隔千山 离泪似珠强忍欲坠仍在眼

  我欲诉别离情无限 匆匆怎诉情无限

  七八十年代:本土文化互说风光

  1974年,延续了文言文风格的《啼笑姻缘》改变了香港人对粤语流行曲的观感:为怕哥你变左心,情人泪满襟,赤丝千里早已系足里。此歌的流行,标志着香港社会各阶层普遍接受粤语流行曲的开始。随着无线电视剧的盛行,粤语流行曲开始加入本土化的元素,并逐渐在香港市场有立足之地。

  随着香港经济起飞及庶民精神的崛起,非自发性的香港本土意识加强,涌现出一大批与香港社会问题相关的歌曲出现,如黄霑的《共你痴痴爱在》、许冠杰的《加价热潮》:

  你怕我怕个个怕

  烟加酒加屋租加

  巴士加的士加多士芝士乜都加

  加 加 加加加加

  糖又加 盐又加

  成日咁加任佢话

  其实无他 你住人屋宇下

  佢梗收卖路钱嗱两扎

  买佢怕买佢怕要加就加 总之惯啦

  在当时那个年代,讲述香港人身份的歌曲并不多,唯有一首经典永流传——黄霑《狮子山下》。这首歌陪伴几代香港人成长,时至今日,大部分中学生仍认为《狮子山下》最能够代表香港的粤语歌曲。

  随着香港流行文化的活跃,香港的八十年代是一个青春的年代。香港人开始慢慢思考香港的前途问题——九七回归,各种不同种类的关于香港及香港身份的歌曲涌现,引用香港浸会大学中文系教授朱耀伟的话即是,“江山不行诗家幸”,社会状况的变化给词人更多的创作空间。

  此时,粤语流行曲乐坛开始出现流露香港自觉意识的作品——关心城市发展的城市民歌及乡土风情的乡土民歌,如黄霑《万水千山总是情》、《勇敢的中国人》。

  城市民歌的代表是香港城市组曲,《南丫岛的故事》、《浅水湾的早晨》、《弥敦道的尘埃》、《黄大仙有个菩萨仔》这一系列以香港地名命名的歌曲,体现了当代港人对香港城空间自发性的关心。

  当代主流歌曲都受到城市民歌的影响,其中潘源良的早期作品就有很多体现城市情怀的,如《昨日街头》则有许多具体的城市空间入词:

  球场外卖雪糕 有间“安乐园”

  “百乐门大戏院” 坐亲梗坐前面

  “万利”嘅橙新鲜 “老张”鸡粥与炒面

  童年共这些事 分开又常遇见

  几经改变又改建 在那一刹记不清

  同样,陈少琪的《美好新世界》,用了新世纪中心广场具体场景,讲述一帮年轻人如何在购物中心内找到自己的空间,"停在每间商店,没有最终焦点"。带出当代青年人对前路茫茫的迷惑,是当代年轻人的心声代表。

  相比于五六十年代花前月下的词曲,八十年代的词更多地审视香港的发展,如小岛乐队的《小岛岁月》讲香港如何从小岛发展成现代大都市,并在这个过程中寻找回香港的"根"。

  1984年,中英草签后,香港掀起了移民潮,同时期出现了反映移民热的作品。经典之作为潘源良的《今天应该很高兴》,是经典的"无一字说悲"的悲歌。歌曲描述的是回忆以往温馨的圣诞节场景,但暗自想到朋友们已经全部移民、分散各地,"应该"点明了无法相聚的悲凉。

  另一方面,陈少琪的《今夜星光灿烂》则讲述的是那些觉得九七年香港回归是大限将至,却无法离开香港的年轻人,如何在香港城市空间的游荡中把握最后的光辉。

  Beyond的主力填词人之一刘卓辉的作品题材则具有国家的隐喻。描述老兵还乡情景的《大地》开始探讨香港与大陆之间的关系,而《说不出的未来》,写出香港人面对九七年回归的态度,及夹缝生存的现状。“雾里看都市,忧伤与灰暗。人们在抱怨天气,互说风光。”道出香港人对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无力感,及对未来前程的忧虑。

  迎接新世纪:雾里看都市的迷茫

  随着九七年的靠近,香港的流行乐曲更多地用以发出香港人的心声,表达他们对身份的迷茫。如何在夹缝中书写自己的身份,表达平日里无法发出的心声。

  1989年香港掀起另一个移民潮。被誉为"歌神"的许冠杰,以一首《香港情怀》团结民心工程劝香港人留下,不要做二等公民。此后,与香港命运息息相关的作品陆续增多,林夕的《皇后大道东》为一经典力作,"贵族"、"硬币"、"皇后"暗喻资本主义的英国,体现当时香港人在中英文化之间的夹缝生活:

  有个贵族朋友在硬币背后 青春不变名字叫做皇后

  每次买卖随我到处去奔走 面上没有表情却汇聚成就

  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 要靠伟大同志搞搞新意思

  照买照卖楼花处处有单位 但是旺角可能要换换名字

  然而,香港人在九七回归之前对大陆的印象是非常碎片化的,从软硬天师《中国制作》一歌,最能体会当时香港人对祖国的了解程度:

  邓小平 万里长城 北京蜂皇精 回乡证

  空调彩电 周口店 齐齐哈尔 放飞剑

  回乡探亲 十八路军 哗 邓丽君 谢主龙恩

  床前明月光 人民大会堂

  为自由 大白兔糖

  总书记 样版戏

  人大 桥牌 亲中 气功 雷锋

  "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

  然而,与香港人想象中不同,如末日般的九七回归到后,香港并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变。此时,香港乐坛关于香港的多元化作品少之又少,黄伟文一语道破缘由,"时代唔够大,心情唔够坏。"反而,当时刘德华在中国长城拍摄的《中国人》掀起一阵中国的热潮,这首普通话歌曲的流行标志粤语流行曲的开始衰落。

  千禧年后,香港反反复复发生经济问题及重大社会事件,如2003年的SARS危机,让香港乐坛出现了很多讽刺社会现实的歌曲,同时也有很好地阐述香港身份的歌曲。如林夕的《信望爱》,可以说是2003年香港历史的记录。然而,梁汉文这辑关于社会现实概念清晰完整的唱片销量反不如之前的《七友》,也反映出当时开始,香港乐坛开始更偏爱主流的情歌。

  词情达意:情歌形式对话香港

  近年来,香港本土意识慢慢发展,自由行的出现也慢慢产生中港矛盾。以"非维权式"的天星码头维权事件开始,香港本土意识已经成为泛识。新一代香港人已经开始不相信旧时“香港只是一个经济城市,只需强调发展”的说法,更多地想关心及保育香港本土文化。

  小克是倡导要捍卫粤语文化的年轻人代表,他的作品《80后时代曲》用了很多香港八十年代流行文化元素入词,带给听众一种随着香港成长的感觉:

  一飞冲天去 一飞冲天去

  无奈送走穿梭机

  当一切循环 当一切轮流

  时代会否捉紧你

  或许艰苦青春不需算进命数

  只考好中英数 叫两老暂时骄傲

  被大时代被娱乐养大

  苏醒过後为谁人来表态

  眼见几多失守价值逐渐活埋

  挤迫的沙滩里 金啡色的肌肤里

  陪伴我诞生的歌

  今天应该很高兴 今天应该很温暖

  难辩往昔的功过

  80後 越是得 越是失 如何求生

  时至今日,一方面香港本土意识高涨,另一方面粤语流行文化却处于低谷。粤语流行曲已经失去了很多忠实的听众,作词人更多地以情歌的方式表达对香港的感想。如黄伟文一首《薄情歌》,唱出现在的听众已经不爱粤语流行曲的现实:

  曾经将眼泪幻作诗与歌

  但有天你突然没有空再欣赏我

  谁的点唱现在并没再播

  我有唱错了什么至会拆散你和我

  还是传说里听者薄情的说法不错

  为你写的歌教闻者不心酸直行直过

  词人提及万遍分手无数跌堕

  听歌的人是否学会狠过我

  为你写的歌最后怎么相反馈赠给我

  代你写出了奈何如今你却在

  拿来凭吊你共我

  很多人说香港是情歌泛滥,其实不是情歌太多,是好的情歌太少。所幸香港乐坛还是有一班很爱粤语流行曲、很爱香港的作词人,这份热爱驱动他们续写当年流行乐曲作品。

  小克把陈百强八十年代的《不再问究竟》续写为《一再问究竟》。原作讲述的是,一个人失恋在哭,一个小孩在旁边跳绳,于是问他为什么在哭。而《一再问究竟》说的,当年的小孩长大了,终于明白哥哥当年失恋悲伤的心情,然而"泪儿凝在睫,为何无人问究竟"。一首情歌的延伸,同时也带出香港粤语流行乐曲"无人问究竟"的悲伤。

  小克同样把经典的城市民歌《昨夜的渡轮上》续写为《这夜的渡轮上》,延伸至讲述香港现今的变化,体现香港近年来将情怀变标志等的问题:

  看霓虹变奏伴舞出新姿 默念起旧时

  望时日让我重头开始 已太迟

  当天如何劳累不息比赛

  今天为何寻梦风景不再

  香港粤语流行曲,乃至香港文化都面临着很严峻的传承问题,但所幸现实的粤语流行曲仍然保留住香港的味道。王家卫在电影《一代宗师》中所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新一代香港流行词人告诉我们,只要念念不忘,香港粤语流行曲以及香港的本土文化的传承,必有回响。

  如黄伟文所写,“其实只要让我耿耿某人,思忆早闪闪发光。”但愿,当世事再没完美,仍可远在岁月如歌中找你。

    详情可登陆香港书展的官网 http://media.stu.edu.cn/hkbookfair/,或关注微信:汕头大学新闻学院
 
责编:张梦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