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后加德满都——废墟中的挣扎与希望

2015-07-20 15:01 来源: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网汕大i记者 孙丹阳)加德满都一片帐篷区内,两个孩子在积水沟旁边玩耍。他们有着尼泊尔人特有的黝黑皮肤和大大的眼睛,清澈的眼神在周围破败的帐篷与浑浊的水沟之中显得尤其明亮。

  在孩子的身后就是他们的家。说是家,其实是一顶用塑料布搭建起来的简易帐篷,生活用具堆放在地上,衣物悬挂在墙上,地面上铺一层塑料垫,就是睡觉的床。

  “这顶帐篷是地震后五天我们自己搭起来的,帐篷由中国红十字会提供,”一家之主Kabindra Salike说道。他们原本的家在地震中成为一片废墟,作为建筑工人的他也失去了大部分财产,所幸家中没有人严重受伤。

  (Kabindra一家 张梦卿摄)

  像Kabindra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根据尼泊尔民政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地震中共有60多万栋建筑完全坍塌,将近29万建筑部分损坏,有88万多户的家庭受到影响。这些房屋受损家庭只能居住在帐篷中,等待援助。

  到了六月中下旬,尼泊尔“4·25”地震后两个多月,雨季如期来到这个国家。这场降雨会一直持续到九月份,几乎每天都会有雨水降落在加德满都谷地,而强烈的降雨更是加重了帐篷中居民的灾难。

  “下雨天我们帐篷里会浸湿,刮风会把帐篷吹倒,我不知道该怎么办。”Kabindra说道。

  (巴德岗帐篷区 John Noonan摄)

  面临如此困境,重建房屋是很多地震灾民面临的选择,然而这也是一个困难的选择。

  地震后,尼泊尔政府为房屋完全坍塌的家庭提供了15000卢比的救济金,房屋主人需要带个人身份证明和房产证明领取这笔救济金。一万五千卢比,相当于人民币1000元,这些钱对于重建房屋来说显然不够。

  “我们从政府那里得到了15000卢比,30公斤的大米和两公斤的木豆,但是食物的质量并不是很好”,Kabindra的妻子说。

  虽然救济金不多,但不是所有地震灾民都能拿到这笔钱。“领取地震救济金需要个人身份证和房屋的房产证明,有些人的证明被埋在了地震的废墟之下,他们无法拿到这笔钱”,Kabindra的朋友AnilYakami说。

  Bhoj Raj Shrestha就面临着这种状况。本身作为一名残疾人,Bhoj不能拥有家族土地,房产证上没有他的名字,所以地震后他被认定为没有受地震影响的人群,但是他租的房子毁坏了,无法得到赔偿。

  Bhoj Raj Shrestha同时也是独立生活中心组织的董事成员。独立生活中心致力于帮助残疾人独立生活。地震后,大约有60多位残疾人在独立生活中心的帮助下居住在加德满都谷地帕坦区的帐篷里,这些人在领取救济金时遇到了各种困难。

(帕坦区残疾人 John Noonan摄)

  “一部分残疾人因为身体原因名字下没有财产,他们自动被划分为未受地震影响的人群,无法获得任何赔偿”,尼泊尔本土残疾人协会主席KhadgaSaraMagar说,“还有一部分残疾人名下有财产,但是政策规定他们必须携带身份和财产证明亲自到他们的老家去领取,这对残疾人来说很困难,在道路泥泞的雨季更困难。”

  在地震灾民为个人生活而挣扎时,尼泊尔政府同样也面临着挑战。

  根据尼泊尔官方数据显示,地震后有8790人死亡,22300人受伤,超过800万人的生活受到了地震的影响,占据了尼泊尔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地震中,大量私人和政府建筑、历史遗迹、医院、学校、道路、桥梁受到损坏甚至坍塌。在城市之外,大量偏远山区的村庄受地震影响而愈加贫穷。尼泊尔政府面临着国家宏观层面和居民微观层面的种种重建要求,任务困难而富有挑战。

  2015年6月25日在加德满都举行的尼泊尔重建国际会议中,尼泊尔政府共收到了来自国际社会37亿多美金的援助。7月14日尼泊尔财政部长RamSharanMahat为下一个年提出了8190亿卢比的财政预算,其中910亿卢比将用于重建地震中受损的基础设施。把财政重点放在基础设施建设之外,关于成立保护文化遗产的独立基金会的要求也被提出。

  “尼泊尔经过多年的动乱和斗争,现在政府刚刚稳定,力量和威望并不是那么强,现在政府的重点放在基础建设上。”尼泊尔旅行社协会秘书长Mihika说。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和政府一起来努力”,Mihika说。

  (震后巴德岗杜巴广场 John Noonan摄)

  帐篷里的生活艰难,但仍在继续。

  在位于加德满都谷地巴德岗区杜巴广场附近,同样有印有“中国红十字会”字样的帐篷。帐篷里住着15岁女孩SelinaTwanabasu一家12人。她小时候就失去了父亲,地震又让她失去了祖母。家里只有母亲支付她与她17岁姐姐的学费,身为农民的妈妈面临着沉重的负担。

  6月中旬,她和她的姐姐终于恢复上学,她的姐姐现在就读于大学预科高中,为以后念大学做准备。

  “如果家里没有钱了,妈妈会借钱让我和姐姐上学,”Selina说道。

  Selina的眼睛跟五岁女孩的眼睛一样清澈,她明白现状的困难,但在灰暗的现实中也没有放弃,教育为这个家庭的未来点起了希望的火种。

  “我以后想要成为一名护士,”Selina羞涩地笑着说。

 

责编:张梦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