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歌坛:两个伟人铸就一个时代

2015-07-20 16:09 来源:
调整字体

(长江网汕大i记者 林晓红)香港歌坛才人辈出,缔造了不胜枚举的经典曲目,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凝聚的不仅是歌者的用心传唱,还有填词作曲者的汗水。在当今的粤语流行音乐词坛,有这么两个人,用才华撑起了大半壁江山,铸就了一个时代的辉煌。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Radias的御用填词人,到九十年代天王天后的流行曲,再到现今乐坛顶级歌手的作品,很多都出自他的手笔。词人乔靖夫说:“这二十年来对香港影响最大的文人是林夕,无数香港人每天都用他所写的文字来表达内心情绪。”香港人实在不敢想象,假如没有林夕代他们谈情说爱,内心情感如何可以说下去。

  被誉为词圣的林夕,原名梁伟文,1986年成为职业填词人至今,作品数量超过三千首。

  林夕在意象表达上的高人一等离不开他文学上的造诣,擅用各种修辞,多用婉转迂回的方式诠释复杂多变的情感,给了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用一朵花开的时间;遇见一场烟花的表演,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以诗入词,是林夕的一大风格。诗词结合,除了要求作者有精深的文学造诣外,还要有丰富的想象力。由于诗词两者在体裁、本质上有很多差异,为了新诗入词,林夕在创作时常需要借助幻想。“其实歌词本身就是为旋律服务的,好的作品应该是文字和音乐的完美结合,是一段圆满的婚姻关系”,如《别人的歌》和《传说》就是白话和文言文结合后,融合在旋律中的结果。

  快乐学和佛经是近年林夕创作灵感的源泉之一。佛学崇尚解脱,要灭苦,先破执,心如流水,于江湖笑而不傲。博学多闻的林夕,没有皈依师父,自行成为佛教徒。学佛悟出的道理也融入在林夕的歌词中,感化听众。

  “得失只一念风景不转心境转,烦恼来自偏执一切也依恋,风吹草动命途乱了我不乱,交出了平常心再随缘”,在林夕看来,刘德华的《常言道》如同一排止痛药,填补内心那受伤的黑洞。

  悲伤成就了林夕的才华。伤春悲秋,可能是很多听众对林夕歌曲的评价。他的词大多从理智和现实的角度写情,歌词虽一针见血,容易引起共鸣,但难免令人感到冷酷。但要对症下药,就先要解剖悲伤。林夕曾在自己的书中说,要让悲伤的失恋人知道,恋人的执着如水中月光,何必执着于可实可虚的美丽。

  我就是要不一样 要做不一样的烟火

  无敌最寂寞,和林夕一同叱咤香港乐坛的,还有天王天后们的另一御用词人,黄伟文。身为香港词人的他,同时也是节目主持、演员、时尚设计师和专栏作家。他被封为“时装精”,正因集合了众多时尚元素于一身,黄伟文在流行音乐上的触觉敏锐。

  与林夕富有哲理、禅意味很浓的词作相比,黄伟文的词用字浅白但典雅,歌词感性得令人动容,往往可以写出人们最深处的心声,戳中听众内心的柔软甚至脆弱。“美景良辰未细赏,我已为你着凉”。心思细腻的他,善于捕捉情感,并加以联想,使看来平凡的事也变得真摰动人。

  不可被取代,是黄伟文所坚守的原则之一。黄伟文说:“有人评价说我的写法出奇制胜,殊不知填词出现在我生命中时,香港流行歌词的可能性已经被挖掘到剩下很少,我并非刻意求新,而是性格上不喜欢重复别人做过的事”

  让歌词进入文化殿堂

  《浮夸》、《葡萄成熟时》后,黄伟文明显减产,对手林夕的作品数量也达到了顶峰。兴许有人会戏谑这是江郎才尽,但林夕在采访中解释,自己早已经历了“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的阶段,个人荣耀只是过眼云烟,香港流行乐坛的兴旺发展才是值得自己倾注心力去争取的。

  歌词不属于文化领域让林夕不禁惋惜,人们因题材戴有色眼镜让他费解。近年来香港大学和浸会大学几乎每年都会邀请林夕讲歌词课,他只希望能借一个名义,让更多人接触乃至了解歌词。“或许在别人眼中,让歌词进入文化殿堂这个抱负很幼稚甚至可笑,但这恰恰是我这三十载来创作的动力和生命力。”

  英雄所见略同,让黄文伟遗憾的是,广东歌本应是一种很值得被保存和尊重的艺术,但今时今日懂得欣赏歌词的人始终不多,香港流行歌词一直是被低估了的艺术品,缺乏重视和支持。创意产业如电影有资助,流行曲则没有,这让他费解。哪怕政府不确定那土壤有没有足够养分让产业成熟起来,但起码要提供土地,提供发展机会。

  “你别妒恨成为成人愈大愈进步,自虐地重提从前上太空散步,新世纪等你效劳,脱下这制服,留低火箭,下班车已到,要做的经已做得都算好,你下一章已到”,转眼间一个时代成为过去,但时代中完成历史重任的人所散发的光芒,将继续照亮道路上前进中的人。”

    详情可登陆香港书展的官网 http://media.stu.edu.cn/hkbookfair/,或关注微信:汕头大学新闻学院
 
责编:张梦

 

扫二维码上长江网移动端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