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们的朗诵大餐 把文字放进耳朵

2015-07-20 16:04 来源:
调整字体
(长江网汕大i记者 许美烁 邱晓桐)看惯了作家的文字,听他们朗诵自己的作品,却别有一番风味。

  7月18日,周国平、九夜茴、余秀华、张怡微、查建英等两岸三地的作家为书展观众们带来一顿朗诵大餐。快来看看他们都把什么文字喂给听众吧。

  查建英:《弄潮儿》

  查建英上台时一袭黑色长外套,英姿飒爽。观众不禁说道:好潇洒啊!

  1978年至1987年,查建英先后就读于北京大学、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哥伦比亚大学。2003年获得美国古根海姆写作基金,曾为《万象》、《读书》、《纽约客》、《纽约时报》等撰稿。 出版的《八十年代访谈录》在国内外引起了广泛关注。

  朗诵会上,查建英分享的是新书《弄潮儿》英文版的后记。书中是这样介绍弄潮儿的意思的。“我们把在潮中戏水的弄潮儿,来比喻有勇敢进取精神的人。”《弄潮儿》讲述的是中国的企业家和知识人,查建英对她们进行了访问。不像《八十年代访谈录》那样一对一的访谈,《弄潮儿》更多的是通过个体突出整个中国。

  周国平:《让孤独成为你的个人时尚——给社会新鲜人的哲思录》

(周国平 摄/王元)

  拥有学者、散文家、哲学研究者、作家多重身份的周国平,作品不胜枚举。在国内备受热捧的他在香港也拥有很多粉丝。此次他带来的是新作《让孤独成为你的个人时尚》中的三个部分:《孤独》《独处》《爱情》。

  “独处是一种检验,用它可以测出一个人的灵魂深度,测出一个人对自己的真正感觉,他是否厌烦自己。”

  “对于每个人来说,不厌烦自己是一个起码要求。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我敢断定他对于别人也是不会有多少价值的。”

  “我不相信人一生只爱一次,我也不相信人一生必须爱许多次。次数不说明问题。”

  迟子建:《群山之巅》

  你可能没看过《群山之巅》,但是你一定听过迟子建。这位黑龙江出生的女作家素以沉静婉约的文风著称,在她细腻的描写下还常常夹杂着一种淡淡的伤怀之美。她获奖无数,凭借《雾月牛栏》、《清水洗尘》和《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更凭《额尔古纳河右岸》拿下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此次书展中,她朗诵的是新作《群山之巅》的后记。《群山之巅》,这部比《额尔古纳河右岸》更苍茫雄浑、比《白雪乌鸦》更跌宕精彩的长篇小说讲述的是中国北方苍茫的龙山之翼,一个叫龙盏的小镇,屠夫辛七杂、能预知生死的精灵“小仙”安雪儿、击毙犯人的法警安平、殡仪馆理容师李素贞等,一个个身世性情迥异的小人物在群山之巅各自的滚滚红尘中浮沉,爱与被爱,逃亡与复仇的故事。

  “也许从来就没有群山之巅。

  因为群山之上还有彩云,

  彩云之上还有月亮,

  月亮背后还有宇宙的尘埃,

  宇宙的尘埃里,

  还有凝固的水,燃烧的岩石

  和另一个世界莫名的星辰!

  星辰的眸子里,

  盛满了未名的爱和忧伤!”

  季季:《朱家餐厅俱乐部》

  同是台湾著名女作家的季季,曾被同行这样评价道“她是海洋中一块永不屈服的岩石,惊涛拍浪,使得她更傲岸。”

  十五岁开始写作生涯的他,二十岁便为专业作家,并以其敏锐的观察力、朴实的写作手法将自己所看到的社会现象展现在读者面前。对于这位创作才女来说,不幸的婚姻和政治的迫害曾煎熬了她半辈子,但她却选择像《行走的树》中写的一样,“在行走中直视人生,向伤痕告别。”

  《朱家餐厅俱乐部》是季季《行走的树》的第二章,在这本书中季季诚实面对自己的每一段故事,在边写边流泪的过程中,与往事、前夫、故人和解。将自己埋藏在心中的秘密一一揭开,让自己直面它们,并重新整顿,走出伤痛。

  陈若曦:《坚持·无悔——陈若曦自述》

(陈若曦 摄/王元)

  陈若曦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走写实主义路线的她一直坚持“绝不无病呻吟”。在她的小说中,处处都显露出她感时忧民的情怀。

  站在台上,满头银发的陈若曦说:“我七十多岁了,但是今天我要讲一个我少女时代的故事。”

  听一位古稀之年的老者念少女时代的往事,本身就让人觉得新奇。再加上陈若曦幽默而又动情的演讲,如少女般天真烂漫的神态讲述着儿时伙伴陈喆的师生恋情、因感觉家人重男轻女而想自杀、贪恋爱情小说的故事,让观众不时捧腹大笑。

  最后,但陈若曦点出“陈喆”便是文学大家“琼瑶”时,更是迎来现场观众的阵阵掌声。

  余秀华:《你没有看见我被遮蔽的部分》

  余秀华曾以《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这首诗迅速攻占朋友圈。她是一名草根诗人,而更多被人提起的则是“农民诗人”、“脑瘫诗人”。她因出生时倒产缺氧造成脑瘫,使其行动、言语不便。

  在音乐的背景声中,余秀华用她并不流畅的朗读,为现场观众分享了诗歌《你没有看见我被遮蔽的部分》。

  “但是我一直没有被迷惑,从来没有

  如同河流,在最深的夜里也知道明天的去向

  ……

  需要多少人间灰尘才能掩盖住一个女子

  血肉模糊却依然发出光芒的情意”

  九夜茴:《初恋爱》

  九夜茴是近年青春文学中比较出名的一位作家,电影《匆匆那年》就是改编自她的小说。2005年凭借小说《花开半夏》(别名:《弟弟再爱我一次》)一举成名。

  本次香港书展,九夜茴将会为读者讲述在中国的大时代下如何进行青春的写作。朗诵会上,她朗读的是《初恋爱》中的开头,向所有人都曾拥有的纯真年代致敬。

  “有人会因为一句再见而喜欢上别人吗?

  我相信一定有的,年少时我们有足够多的理由去认认真真地喜欢另一个人,而长大后我们有同样多的理由去认认真真地辜负另一个人。所以最初的那些稚嫩感情,偏偏会记住一生。或许真的是,好年月,旧时光。”

  “我偷偷享受了独一无二的初恋,连她都不知道,在被遗忘的时光中,在她记忆的阴影里,有一个人一直在惦记着她的幸福。”

  王跃文:《爱历元年》

  王跃文擅长写官场小说,著有《大清帝国》、《今夕何夕》等。2014年8月,他凭借中篇小说《漫水》获得第六届鲁迅文学奖。

  王跃文一上台就调侃自己的普通话只比香港人好一点。操着这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在古筝音乐的陪伴下,王跃文朗诵了他的《爱历元年》。这本书讲诉了人到中年的情感危机及世情百态,现实中的真实与谎言、生命中的挣扎与涅槃、人性的理解与包容。

  主人公孙离和喜子因相爱而定下了自己的爱历,但随着生活的平淡化、第三者的插入、亲子错抱等一系列的打击,两个人离爱历越来越远。但最后,家庭、道德、爱与宽容的力量使他们破镜重圆。

  张怡微:《春丽的夏》

  复旦大学哲学学士、文学硕士。目前为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博士生。87年出生的张怡微可谓少年成名。作品经常发表在两岸三地,也获得多项奖项。《春丽的夏》是她众多作品中的一篇短篇小说。

  《春丽的夏》写的是一个青春已逝的女人春丽,站在夏日的末梢,回望这半生的辛苦路,调整自我,让自己心安理得地进入新的生活,虽然即将到来的不过是秋天。

  “她太了解自己的坏,不但目的,却不放心。达到目的,女儿也怨不得她,母亲尸骨未寒,金叶也迁怒不了她。这就是生命三角洲的安宁,生命三角洲里的爱。”

  夏曼·蓝波安:《大海浮梦》

  夏曼·蓝波安,台湾兰屿达悟族人,作品有小说和散文,描绘个人身处兰屿、台湾两社会的心境转折,并恢复雅美族原名,重新学习该族生活,接受海洋洗礼等过程,呈现个人与民族的情感。

  夏曼·蓝波安这次朗诵了他的最新小说《大海浮梦》。这本小说通过达悟族对人事物的独到美感,来叙述陆地与海洋的实地冒险,堪称21世纪的“老人与海”!

  夏曼·蓝波安向大家解释了“天空的眼睛”在达悟语中是“星星”的意思。而达悟男人夜间出海则会讲“恶灵”听不懂的语言,比如天气不好需要马上返航时要讲“家里的孩子需要照顾”,绝对不能直接说“马上回家”这样的话。

    详情可登陆香港书展的官网http://media.stu.edu.cn/hkbookfair/,或关注微信:汕头大学新闻学院。

责编:苏函雪

声明:

1、i新闻为长江网原创栏目,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2、本栏目所有内容为网友提供,如涉及单位、团体或个人对内容有异议可向长江网提出,联系电话027-85778997。

扫二维码上长江网移动端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