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大选后的集会场所百态

2014-02-08 09:2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网i记者 王茜 郭泽纯)2月2日泰国大选后,看守政府副总理蓬贴表示,全国超过89%的投票站正常投票,已经取得巨大成功。而民主党副主席翁亚则表示大选违反选举法和宪法,他们将向宪法法庭进行申诉。当前局势仍在胶着当中,各个集会点上,一些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也有一些人仍在这里留守。


    来自南部的农民Liam,每天早晨在广场的广播声中醒来。除了吃饭和睡觉,更多时候,她都是坐在大屏幕前观看新闻与台上的表演。

    大选后的第二天早晨,屏幕上正放映两个时事评论员在谈论关于英拉投错票箱的新闻。

    “她很笨的。”Liam说,“昨晚素贴在演讲中也说英拉很笨,连投票的票箱也错。”Liam很少去报亭买报纸,也不常使用手机。她每天获取的信息大多来自广场上的大荧幕。

    提及此次看守政府对投票结果的说法,Liam并不相信,“不可能,那上面说只有很少人投票”,她指着荧幕说。

    就在离Liam不远的集会舞台前,英拉和他信的照片被人用黑和红笔涂鸦贴在地上。几个中年妇女用穿着拖鞋的脚踩着英拉的头像,当看到我们靠近时,他们踩得更加起劲。


    广场上除了参与集会的示威者,还有一些曼谷人会前来排队购买与抗议活动有关的纪念品。Picha是出生在曼谷的日裔,他除了为集会活动捐款,还常来这里购买纪念品。差不多样式的T恤,在离义卖点不到200米的摊铺上便宜近100泰铢,然而,Picha还依旧来这里排队购买。

    “我不关心价钱,”Picha甩了甩他的长头发,“这里的钱是全部支持集会活动的。”他在这里买了很多纪念品,并把它们送给家人、朋友和邻居,“我希望他们都能加入进来。”


    在暹罗广场的集会点上,有不少团体为集会人士提供免费食物。Nida所在的同性恋组织便是其中一个,她们向社会筹集了大量资金,并将其用在食物上。

    我们见到Nida的时候,她正将鸡蛋放进热油滚滚的锅里,她的两个同伴一个正在将鸡蛋打散,另一个将鸡蛋均匀地摊在米饭上,并打包递给排队等候的人群,此时人群已经排了二十多米。

    Nida是一家公司的老板,所以她完全可以自己支配时间:“我在这里一个月了,开始并不是每天都来,但最近两周,我天天都来。”

    她和她的同伴们平均每天做800多份食物:“当然很累,我们一天要为他们提供一顿或两顿食物。但我认为我正在做的是非常有意义的,他们(集会的人)需要我,只要他们还在这里,我就会在这里。”

    除了一些团体会为集会人士提供免费的饮食外,还有一些个人会带着食物自发前来。在采访中,一位抱着纸箱的母亲走过我们身边,她两个不到10岁的孩子正帮她从纸箱中拿出橘子分发给坐在地上的示威者。

    Nate和她的伙伴也曾在家准备了饭食带给广场上的人,更多的时候,她会在结束一天工作后在集会点坐上几个小时。

    “我知道他信是一个很有能力,也很有钱的人。在他的带领下,泰国曾经发展得非常好。但后来,他要的太多了,他和他的妹妹不断地贪污我们的钱,这个国家正变得越来越糟糕。”

    “但是阿披实和他的团队曾经也不是不贪污的啊?”我问道。

    “我并没有别的选择。起码在现在,我认为素贴先生带我们所走的道路是对泰国最好的一条路,经过昨天,我们已经快要胜利了。”


    广场上除了像Nida和Nate这样的曼谷中产阶级,还有很多来自泰国其他地方的人。

    Somsri和她的丈夫是泰国南部的农民,这是他们第六次来曼谷参加集会。他们带着两三包换洗衣物和被褥来到了曼谷。很多时候,他们都坐在20泰铢买来的塑料长垫上,从舞台旁的大屏幕上看热闹的歌舞或者演说。当听到令他们激动的话语时,他们会举起挂在脖子上的哨子吹起来。

    有时Somsri也会感觉无聊,她就起身去四处闲逛。他们所在的暹罗广场,是泰国最知名的购物中心,这里聚集了很多国际连锁店。夜晚降临,台上的演说还在继续,Somsri有些困倦,便和衣躺在那张垫着薄褥的塑料垫上进入梦乡。“这里的活动都是24小时不间断的,你习惯了,就不会怕吵。”

    除了坐在广场上,Somsri有时也会响应号召去曼谷其他地方进行游行,因为“这是素贴告诉我们要去的。”

    “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胜利,我也不知道我们到什么时候才会胜利,我们只是普通老百姓。”Somsri对未来有些茫然,“我们可能要再回家一趟,然后再到曼谷来。”

    夜幕已经降临,广场的舞台上热闹依旧,舞台下的示威者依然在欢呼。比起前几日,这里显得略微空旷,一顶顶帐篷依旧在原地,原本睡在那里的人大多已踏上回家的路。

责编:齐云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