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鮀鯆遇上华盛顿

2014-03-01 10:32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网i记者 任禾音)在去北京的飞机上,曾俊对我说过他自己,“当你更成熟时,对别人更容易宽容欣赏而不是审丑,因为你不知道别人都经历过了什么。”

    躺在宾馆里,窗外飞机起飞降落声阵阵,窗内行李散落,小伙伴们忙着去华盛顿的最后准备工作,这一切幸福来之不易。

    回望准备这个项目的大半年,我所有的生活基本都和华盛顿有关,简直可以说“玩的就是心跳。”最初还是大一学生时,费劲口舌争取来倪青青老师《华盛顿观察》课的面试机会(因为这课只对大二及以上的学生开放),荣幸地被选进了这门课程。作为全班最小的学生,一直战战兢兢,就怕显出自己的专业知识不足。每节课都有阅读材料和固定浏览Politico(美国一个政治新闻网站),那些英文材料基本每次都几十页,充斥着我们不懂的政治人名和名词,而且读完就忘,导致我常常在前一天的晚上驻扎在二十四小时不熄灯的讲堂七里奋战。当时就有个模糊的印象,可不可能被选入去华盛顿的团队?自己是不相信的,朋友说起这事我也一笑而过。

    所以在离正式选拔还有一星期时,当老师问起全班人谁没有护照的时候,我惊觉只有我一个人举手。原来大家早在暑假就办好了护照,早早已经做足准备。隔天我就去了学校户口所在地鮀鯆去办。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路边一个破旧的院子里的派出所,结果当时户籍警察居然放假,要在特定日子的特定时段去才有的办,而且由于我把户口转到学校来了,通知我要先办新的身份证。又等了几天才办好手续,却找不到办理护照的地方。去公安局结果被告知出入境管理大队已经搬到另一处,给了我一个模糊的位置。最后我靠着摩的才找到了没有任何路标显示的百度地图上也查不到新址的出入境大队,被风吹得披头散发的我心中郁闷,问自己为什么想去华盛顿?我自己都答不上来,更充满负能量。

    接着又到了面试的日子,但面试的时候我要去北京参加另一个活动,机票都买好了!我用尽各种办法:调整日期、约视频面试、提早面试等等,都因为种种原因不行。不过连我自己都惊奇的是,这时的我并没有一丝一毫放弃的念头,我所需的只是五分钟的面试,展示我的所学和渴望。最后老师勉强答应可能视频面试,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沉,效果自然没有真人面试的效果好。后来您猜怎么着?雾霾帮了我!当我在机场听到飞机延误的消息,我差点蹦跶起来,马上跟北京的老师调整时间并改签了机票,得到了宝贵的面试。

    面试后的我反而平静下来。在瞎逛鮀鯆的市场准备回宿舍煲汤时,我看到用手推车卖水果的老太太,她七十岁左右,费力地推着车却注重衣着的干净整齐。我心里不禁想,此时此景在华盛顿会不会出现?那个充斥在新闻和美剧中的美国政治中心的华盛顿,除了一个个政治符号,还能有这样卑微的人的故事吗?到底华盛顿人有怎样的故事呢?

    当得知两轮面试都通过的时候,我简直整个人都要开心地飞起来了!谁能想到,一个出身于农村家庭的孩子能有机会到美国首都参观学习;谁能想到,当初的模糊遥远的想法居然通过努力变成了现实;谁又能想到,当初高考失利来到这所位于汕头鮀鯆一隅的年轻学校居然又一次改变了我的生活!后来的签证和各种零碎的准备都顺利多了,梦想也一步步照进现实。

    当我和我的盲人职专的学生们说起美国时,有个叫Lily的可爱妹子说,“老师,你能不能帮我问问,美国人都喝什么饮料啊?”全班都笑了。在未来的三周里,我多么希望通过我黑色的瞳孔,观察华盛顿和那里的人的爱恨情仇,写出多种多样色调的故事,让像我学生这样更多没去过也不了解华盛顿的人有如亲身体验一般,甚至幸运的话,也能改变他们一点点生活。

    从鮀鯆的集市、汕头大学到华盛顿的国会山、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爱情、温饱……人们肤色、人种、成长背景天差地别,但生活的真谛似乎又如此惊人地相似。曾经很抵触当记者,现在却对这一身份很享受,正像曾俊说的那样,我们报道这些有关于人的故事,审丑审美由读者自定,也许教会人们包容,也许只是一个信息和种子,在全球化的今天悄然发芽,让人与人的心跨过大洋和陆地,让我们的生活紧密相连!

责编:齐云 

扫二维码上长江网移动端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