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振荣:摄上瘾的快乐

2015-07-21 15:47 来源:
调整字体
(长江网汕大i记者 刘紫瑜 奚丹芸)时隔四年,为了迎接2015年香港书展,香港树仁大学高级讲师、资深摄影人伍振荣整理《摄影杂志》的"摄影随笔"专栏文章,出版了"摄影独白"系列的第七本书——《摄上瘾》,继续和读者分享他的摄影观点与心得。

  伍振荣将《摄上瘾》当作是他摄影生涯中的一场表演,如一名歌星上台演出,把自我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原本他为封面挑选了一张人背对镜头拿着香烟的照片,比喻摄影就如吸烟,有上瘾般的吸引力。但最后,他选择了几个年轻活泼的女生拿着相机拍照的照片,"并无特别意思,有时拍照只是为了开心。"

(伍振荣和他的新书《摄上影》 摄/刘紫瑜)

  摄影是一门带有记忆的镜子

  上中学时,同学拿着一张照片给伍振荣看。照片中的小女孩在游乐园中笑得很开心,然而拍完这张照片后,小女孩就得病去世了,同学不知道该如何把照片交给女孩的父母。 这张照片让伍振荣很触动,"明明照片中的小女孩还活生生的,但现实中却已经不存在了。"这是他第一次发现摄影的魅力。

  伍振荣从年少时就是摄影迷,一有空就捧着相机四处寻觅取景,去二手书店搜寻摄影期刊,晚上无聊时拿相机翻拍幻灯片,没微距镜就索性把50MM的镜头拆出来人手增距。当年的他没钱买器材,就用二手的相机;没钱买菲林,就用过期的菲林;没钱晒照片,就只冲不晒。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穷风流,摄快乐"

  19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香港掀起一阵神舟中国热,香港年轻开始关心国家。二十岁的伍振荣也萌生了一个神州梦,想回家乡台山看看。当时没有地图,没有网络,他甚至不知道要讲普通话,就直接搭了一天一夜的船到大陆,拿着相机拍了自己的家乡。再翻开老照片,恍如昨日,如同进入"记忆的迷你仓"。

  对他而言,摄影最珍贵之处在于记录,就像一面带有记忆的镜子,在极光滑的银版一方面可以反映观看者的面貌,另一面又能睹物思人,勾起人们对过去的怀念。

  摄影是一场寂寞的修炼

  不少摄影爱好者的摄影世界是热闹的、群体的,伍振荣的摄影生活却是孤独的。他喜欢单独拿起相机四处拍摄,很多时候都是漫无目的地拍,自己摸索不同的创作手法。

  拍夜景时, 他习惯一个人在高处看街上流动的车灯,自己架起三脚架,曝光时看着秒针一下一下地移动,时间过得特别慢,一秒、一秒又一秒。在暗房晒照片也是独自一人完成,伍振荣了解操作后,他就一个人把厨房霸占了,买放大机在家中弄个深夜临时暗房,时常一弄就好几个小时。

  后来他发现,要在拍摄过程中全神贯注,非得一个人不可,越是孤独,灵感就越丰富。独处的过程,他常以思考如何用新的摄影技术拍摄新的曝光效果为乐趣。因此,他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