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跑故我在--跑马拉松上瘾的人

2016-07-27 10:36 来源: 长江网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网讯(长江网i记者 姚佳莹)香港书展总有故事让人大开眼界,《12马·跑游7大洲》一书作者梁百行在2015年的12个月里,每月参加一场马拉松赛事,从南极到智利阿塔卡玛沙漠,从非洲乌干达到澳洲黄金海岸,其它包括如美国、东京、首尔、香格里拉、台湾武陵、马来西亚古晋、俄罗斯、香港等地,从最冷到最热,从繁华胜地到荒僻之所,他用跑马拉松将2015年永远定格在生命中。

  梁百行并非职业运动员,白天的他忙碌于企业公务,傍晚则脱下西装,身着运动服奔跑于香港的街道。与跑马结缘,在梁百行看来,一切都只是始于一次次偶然的尝试,从一开始的每天只跑15、20分钟,到发现拉长跑步时间自己也能应对,到一次偶然参加马拉松,发现自己竟能拿下10km,到最后挑战全马和超马,梁百行在一次次“玩”中突破自己。

  2015年的“12跑”,梁百行认为最辛苦的莫过于阿塔卡玛沙漠的经历。50度的高温,磕脚的盐田,背着至少8kg的必需品,脚底满是水泡,偶尔找到一个水泊,“把脚放进去的时候太舒服了,可是接下来的情况会更糟,因为脚底水泡破了,在盐的刺激下更疼”,梁百行说。

  有人说他是折磨自己,但梁百行坦言,跑步时他很自在,很多想法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产生,“跑马的大部分时间中,前后都看不到人,有很多独处的时间,很宁静”,梁百行说。他认为跑马是最公平的运动,同样的赛道,同样的环境,渐渐地,他萌生了将这种美好带给更多人的想法。

梁百行分享跑马故事。  姚佳莹/摄

  2013年,梁百行与好友张亮和魏华星创办了社会企业“全城街马”,希望通过跑步让社会边缘群体重拾自我,回归社会。“跑步改变命运”的说法看着似乎不切实际,但梁百行坚信这完全有可能。

  回忆训练戒毒人员跑步的日子,梁百行说,一开始有些人的记录是0km,甚至经常躲起来偷偷吸毒,但后来慢慢地增加到2km,最后甚至完成10km的奔跑,通过自己努力慢慢地实现目标,对边缘人群来说是鼓励,“我们上学时的所谓长跑就是800m,1500m,但当他们发现他们能完成10km时,他们能感受到深刻的成就感”。

  令他印象深刻的是,戒毒人员中有位女孩甚至主动要求提早训练,缘由竟是担心跟不上其他人,梁百行惊叹于他们的改变,“让我意外的是,她开始有‘做准备’的意识”。对梁百行来说,从无到有,从不动到动起来奔跑,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 。

梁百行的跑马故事记述《12马·跑游7大洲》。   姚佳莹/摄

  跑步给梁百行带来很多改变,他说跑步让他变得更有毅力,不轻易放弃,“这本书(《12马·跑游七大洲》)写作过程好痛苦,感觉跟跑马拉松一样!但我不轻易放弃”。他接下来打算用20天完成环台湾长跑(1000km),也许正如他的名字,“百行”,以奔跑带动他的生命。

 

责编:王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