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日记】尼泊尔:震后无寒冬

2016-11-09 09:59 来源: 长江网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网讯(长江网汕头大学i记者 罗伊晴 吴采倩 林琬)2015年4月,尼泊尔发生8.1级大地震。今年6月,长江网汕头大学i记者尼泊尔报道团再出发,重访震后一年的尼泊尔。震后一年,尼泊尔还好吗?

  如果说人们对灾难的恐惧出于本能,那么人们面对灾难的态度则是对本能的超越。

  和去年一样的难民营

  “你们知道世界上哪个国家能在地震后一年完成所有的重建工作吗?”尼泊尔当地的老师这样问我们。

  “只有中国。”他回答。

  因此,地震一年后,我们在尼泊尔首都看到和一年前那个一模一样的难民营,也就不足为奇了。

  和一年前相比,难民营没有太大的变化,村民们仍居住在各国捐助的帐篷里。在一些帐篷外,我看到了熟悉的汉字,正当准备按下快门时,一个穿着尼泊尔传统服饰——纱丽的老妇人,一手抱着孙子,闯进了我的镜头。

(罗伊晴/摄)

  “灾”在身后,可是我看见的还有妇人微笑的脸和小孩高昂的头。“灾”前还有半个救,除了自救,还有来自远方的援手。

  路边榕树下

  在尼泊尔第二大城市——博卡拉的一条主干道,一块黑底白字的小牌子伫立在大榕树下。

(榕树下倡导和平的纪念牌  图片来自比马尔·伯哈里)

  这块牌子是为了纪念在6月20日阿富汗自杀式恐怖袭击中丧生的13名尼泊尔人。比马尔·伯哈里(BimalPahari)是纪念牌的制作人,他希望告诉大家:“不管身在何处,我们都是尼泊尔人,我们永远在一起。”

  他自己也的确这么做了。 他是博卡拉当地一家青旅的老板,也是“喜马拉雅志愿者“组织的创始人之一。在2015大地震后,他在社区筹款,带领几个志愿者在震后的第二周赶往其中一个重灾区(Nuwakot),给灾民带去食物、帐篷等物资以及帮助他们重建家园。

(比马尔的志愿者团队在重建灾区房屋  图片来自比马尔)

  比马尔将这次的救灾行动命名为”心连心“(Heart to heart),虽然他所居住的城市没有直接受地震影响,但是同是尼泊尔人,心之间又怎么会有距离?

(灾区村民在比马尔额前点提卡,以表感谢  图片来自比马尔)

  半山老宅里

  为期两周的报道活动结束后,其他同学和带队老师回国,而我和另外一名同学则留在尼泊尔当地的媒体ECS MEDIA实习。实习期间,有位特别照顾我们的姐姐Namoti。 在地震之后,她主编一本讲述灾后重建工程的杂志《Build》,那段时间她经常会失眠,每天工作十小时以上,回家后第一件事也是打开电脑,写稿。

  “我主编过很多杂志,但这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作品。”Namoti说。在她看来,这本名为“建造”的杂志重建的不仅是房子,还有尼泊尔人对灾后重建的信心。

  Namoti出身于尼泊尔显赫的家庭,父亲是尼泊尔少数民族Limbu族最重要的在世诗人,他作品所获的荣誉证书、奖牌等装满了家里两个落地书柜。单位的同事常常打趣说,以她的条件,根本不需要出来工作,每当这个时候Namoti都会很尴尬地笑一笑。

  因为不想让让患心脏病的父亲担心,Namoti不会参加迟于夜晚9点的活动,朋友常常笑她是长不大的乖乖女,但她却很无奈,觉得朋友没有理解她的难处。

  实习接近尾声时,Namoti邀请我们去她家住一晚,就在约定时间的前几天,Namoti家乡的亲人去世,她要和父母一起回去参加仪式。原本以为计划就这样泡汤,可是在约定时间的前一天突然收到Namoti的电话,说我们可以过去,因为我们过几天就要离开,但是父亲还有母亲陪着,所以她决定坐凌晨的飞机,自己先回来。

(Namoti(右一)和我们(右二三)的合照  图片来自Namoti)

  我不知道异国的友谊能维持多久,但就在走进Namoti位于半山的家中那一刻,我在愧疚中带着一点感动。

  这是一份来自尼泊尔的邀请

  11月9号(下周三)晚7点,图书馆报告厅,

  2016尼泊尔报道团分享会,感受尼泊尔的爱与温度。

  文字| 罗伊晴

  编辑| 吴采倩

  排版| 罗伊晴

  封面图片| 林琬

 

责编:王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